FC2ブログ

阿彭少爺的部屋

= =某丸自HIGH的企劃,澤田綱吉溺愛!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06

澤田綱吉再次發現電視裏的八點檔跟不上時代的步伐,八點言情檔常有這麼一個橋段:某個孤苦伶仃可能還有血海深仇的孩子被他的主人撿回去照料順便當小狗小貓一樣調教一番,最後成為主人最忠心的人肉盾牌,好命的或許會升級為主人的另一半,但地位絕不會比主人高就是了。

澤田綱吉討厭使喚人,僕人什麽的他從來沒用過所以不知道怎麼使喚,被別人使喚還給他留下心裡陰影。所以,他家的老師看在眼裡,急在心上,生怕他日後不會使喚人到頭來被人使喚回去,那臉就丟得太大了。所以,他得親自教導他的蠢學生學到懂為止。
唯一的問題是澤田綱吉的腦瓜構造是石頭做的,怎麼敲都敲不開。他的老師教的他一句都聽不進去,注意力全都在花園裡搞破壞的兩個傢夥身上。其實他的老師還滿貼心的,特意畫了個圈給他圍觀,還親切地對他說:”那邊兩隻猛獸就是你日後要使喚的,你要好好看管他們哦!“

唉唉,他哪有膽子開口使喚他們,守護者也是同伴啊,而且還是要用生命守護對方的一生的重要的同伴。

聽罷,裏包恩用非常認真的目光打量了綱吉全身上下,盯得綱吉全身發毛,“蠢綱,看來還是得加強你的鍛煉!”

爲什麽?你都把我丟到天堂和地獄的狹縫中折騰夠了,你還想做什麽?少年心裏大呼人間悲劇!

他的老師卻語重心長對他說:“是你說得和那邊兩個傢夥過一輩子的,你得夠耐操才行,不然被他們玩爛了我可是不管的哦!”

尊敬的裏包恩老師,呃,不對,尊敬的裏包恩夫人,要是真的有這麼一天請一腳踢我入棺材,不勝感激。

夜晚,澤田綱吉一進房間便倒頭大睡,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感覺到有人鑽進他的被窩吵醒了他,他看見一隻變種菠蘿將他當成抱枕抱得死緊還一臉痛苦得要哭出來的表情,就乖乖做了對方一個晚上的抱枕。

他們什麽時候關係這麼平和了,第一次見面就是滿嘴謊言還將對方打入萬劫不復的牢獄之中,第二次還沒說上兩三句就草草收場,得到的卻是烙在腦海中永不磨滅的痛,之後,有人愛上了在夢中散步順便騷擾熟睡中的某隻兔子,每次都是兔子大動肝火咬對方一口完場,然後,澤田綱吉就什麽都不記得了。他到底還是搞不清楚六道骸到底是怎麼一個人,他只知道這傢夥邪魅,狡猾又狂妄自大,說話溫文爾雅卻總是的謊言還有恐嚇,事實上又背負著億萬分之一個世界的全部罪孽,還有疼痛。來到小島之後,骸很意外地沒有跟他拌嘴還粘得他死緊,好難想象兩顆撞在一起會刷出猛烈火花的火爆星球會繞著同一個中心轉,即使相互間隔著幾千萬光年的距離,卻總想向對方靠近。

兩人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也許會因此格外珍惜這種平和的關系,誰也不會刻意打破這種微妙的平衡。

*******************************

被吵醒之後澤田綱吉幾乎沒睡過,一大早看見那隻睡得像死豬一樣的菠蘿就有氣,不怕死地抽對方的菠蘿葉子更是覺得自己好傻,結果差點錯過了早餐時間還被自家的家庭老師訓話。他的老師說,身為一個少爺起床就得像一個少爺,你必須讓你家的執事親自叫醒你,澤田綱吉想起還在床上熟睡中的六道骸便甩手兼搖頭,因為他昨天就試過,效果出奇的恐怖。

從前有個少年撿了一隻隻低血壓怪獸回家,早上,那隻怪獸怎麼叫也叫不醒,終於少年一怒之下拿起鐵鍋湯勺子猛在怪獸耳邊大唱山歌,效果非常湊效,怪獸瞬間就從床上跳起來,一手就掐著少年的脖子差點讓少年去輪回。這是千種在電話裏告訴他的一個真人真事,但澤田綱吉在昨天就親身體現了。所以他真沒膽子叫六道骸起床啊。

於是,裏包恩就罰澤田綱吉沒早餐吃,直到叫醒六道骸為止。

六道骸醒來的時候,完全不明白為何澤田綱吉一大早就一臉死裡逃生的表情叫醒他,好像他剛死了又活過來一樣,嘖嘖,他還活得好好的!一覺醒來就不得不面對工作,六道骸既然接受了澤田家的變相委託當然要做好他執事的工作,於是,他家親愛的少爺的老師就說他今日的工作就是乖乖地坐在一旁的沙發上什麽都不用做。

誰說這種工作沒難度不費力,六道骸現在就告訴你這份工作要做好非常不容易。首先要用最舒服的姿勢攤在沙發上,手肘的角度因人而異最重要是讓你的頸部感到舒服,腿可以隨意彎曲伸直但要擺放優雅,雙眼還要時刻追尋主人的身影,還要在腦海過濾主人的失態記錄主人的英姿,你說,這工作多難勝任啊!

不過,六道骸的主人頻頻出醜,他都懶得望多兩眼,索性搬上枕頭然後叫大屋的僕人借上幾本書打算在沙發打發一天的時間。看書的同時偶爾走神一下看看主人的近況,六道骸都覺得心情舒暢無比,基本上只要他從書本抬起頭來就一定見到澤田綱吉摔倒地上,要不就是他家的老師鐵尺侍候,澤田綱吉頭上總是結出大大的果子但肯定超難吃那種。然後,六道骸不知不覺又睡著了,澤田綱吉呼天搶地的慘叫倒是不錯的催眠曲。

迎接睡眠意味著又要跌入無盡的夢境,六道骸歎了口氣,嘴角帶著苦澀的弧度往暗邁出腳步,“你想走出這片無止境的暗嗎?”

“誰?”

剛跨出一步,四面八方就湧來一個魅惑而低沉的聲音,像在空蕩的地下隧道敲擊堅硬岩層一樣沉甸甸,六道骸覺得這個聲音沖進他耳膜的時候被分解成各種頻率的聲波在腦袋中瘋狂地撞擊著,令他疼痛不已。想停止,卻令那個聲音更加猖狂。

“只要捉住他,折斷他的雙臂,扭斷他的脖子,碾碎他的腦袋,讓他的血灑滿大地,你就會獲得永恒的自由!”聲音逐漸冰冷起來,令骸痛苦地雙手抱著頭跪在地上。

“閉嘴,我不會為你們做任何事!”六道骸聽過這個聲音,跟將他關進牢獄深淵的複仇者們的聲音非常相似,那個聲音的原主人總是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去維護他們認可的世界的平衡,唯獨不允許他人的世界與之重疊。獨裁,但權利和力量之上,自尊會變得微不足道,掙紮只會是徒勞。

他想他們在害怕,害怕彭哥列會破壞那個平衡,考慮到這一點他們才會答應暫時釋放他,目的是多一雙監視彭哥列的眼睛。當然,這些都是推測而已。窺視彭哥列而實力又強大的家夥,決不止複仇者監獄。因為,複仇者不會賦予他真正的痛,而那個聲音卻做到了。

“你會後悔的!”仿佛發覺有什麼將要接近,聲音嘎然停止,六道骸的痛一下子消失不見。他睜開異色的雙瞳,看見的是一抹令人安心的溫暖蜜色。

澤田綱吉又大又圓的褐色眼睛盯著六道骸的臉眨也沒眨一下,除了對方突然醒來令他的眉毛皺了一下,臉上卻是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

“彭哥列,你在做什麼?”六道骸生平第一次被人盯到全身不自在,澤田綱吉似乎努力地將什麼信息擠進他的腦袋裏。

“骸,我知道你一定知道我在想什麼的!”

六道骸的頭緩緩地轉了兩個弧度,回答的直截了當!

“喏喏,你知道我現在想要什麼的對不對啊!別耍我啊,你快點給我拿來啊!”然後,站在沙發邊緣的澤田綱吉幾乎整個人趴在六道骸身上,喂喂,這曖昧的動作好容易被人誤會的,親愛的!

“你直接告訴我就好了,不需要對我發射眼電波的!”六道骸伸手拍拍澤田綱吉的背脊,擔心對方一會擠出淚水來!

“嗚嗚,原來你真的一點也不懂我的!”
“你不說我怎麼會明白呢?我們相處的時間總共只有短短的50幾個小時,閃電結婚一般都超過72小時啊!”仿佛看見澤田綱吉的兔耳朵垂頭喪氣地塌下來,眼淚正中他的預言在紅紅的眼眶打轉,六道骸剛睡醒的臭脾氣完全不敢發作。

“就是這麼回事!蠢綱,你不及格了!”後頭傳來裏包恩陰森的聲音。

“嗚哇!”澤田綱吉立即跳起身往花園的方向逃去,而裏包恩拿著大錘去追殺他的蠢蛋學生,究竟發生什麼事?下午茶兼娛樂時間?

當晚,澤田綱吉頭上頂著兩個大腫包告訴六道骸,裏包恩一整日都在教他“如何使喚僕人”,理論課完成之後就叫他去實踐,剛好醒來的六道骸成了他第一個練習對象。他的老師叫他,“用心靈感應你的僕人明白你的需要!”澤田綱吉聽了前半句聽不進後半句,這個要求需要主人和僕人非常多的默契和了解,礙於裏包恩的恐怖教學,澤田綱吉沒考慮清楚就把六道骸當實踐對象。

“其實我口渴只想要一杯白開水!”

“這樣啊!”六道骸聽完之後笑眯眯用公主抱的將澤田綱吉抱起,“主人表達自己的饑渴需要這種事怎麼能讓別人來救,當然是身為執事我唯一的工作了。”

澤田綱吉的腦袋過熱直接當機。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00:04 | 阿彭少爺和執事 | TB(0) | CM(0)

leaf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leaf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leaf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crown 歡樂公告欄

最近站裡大興土木搞建設,大家用力敲吧!更新應援本子一大堆!
阿彭最高,鳳梨兔黨敬上!♪

crown RP丸是也

MARU仔

Author:MARU仔
別名:MARU., BOSS... 丸
還好沒有人叫偶馬路口
天然呆卷又圜又肥丸子一只
牛一:9月5日,= =偶很博愛
主頁:
http://maru86.web.fc2.com/

應援 『Track of Dream』 『The sea of memories 』

crown 分類
crown 最近の記事
crown 傳送門
crown 站内検索
crown 站主好無聊,真D

free counters 第二屆台灣角川輕小說暨插畫大賞正式展開!

crown プロフィール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