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阿彭少爺的部屋

= =某丸自HIGH的企劃,澤田綱吉溺愛!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05

三個人無驚無險來到一座豪華府邸前,澤田綱吉看看自己拿回來的地圖,又看看眼前比他的新居還要大一圈的的大屋,他感到十分不解,這麼大一間房子為何地圖上沒有標出來。他再看看六道骸手上那張,居然有標出來呃,何解?

“這就是免費和付費的區別,據說這府邸是島上的隱藏特典!”六道骸解釋道。

堆了滿頭線的澤田綱吉說,我討厭隱藏特典,我討厭初回版,我討厭現場限定,所以幸好我沒有當宅。這個又有關系麼!

不這樣做,這座府邸早就被強盜光顧,遊客踩平了,六道骸投了一個“你是死蠢啊”的眼神給澤田綱吉,他怎麼知道這座府邸有什麼來曆啊!澤田綱吉不服氣地哼了回去。於是六道骸好心給他解釋,這座府邸是傳說中的魔女之家,她能夠預知未來,改變過去,她一扇動手中的折扇就可以讓天空降下百萬黃金,她的知識比無垠的宇宙還要廣闊。她只身一人來到這個島上,留下美麗的謎團。

第一夜,她用黃金建造了大宅。
第二夜,她在地下埋入寶藏。
第三夜,她將邀請旅人來到黃金的殿堂。
第四夜,旅人會得償所願。
第五夜,魔女離去。
第六夜,黃金大宅將會開滿血紅的花。
第七夜,旅人重新踏上旅程。

“旅遊指南有寫哦,親愛的,你有沒有仔細看清楚啊!”六道骸揚起眉,神情囂張得要死。
“我只知道這是胡扯的!”澤田綱吉一怒之下撕爛手中的紙片。

******************************

“這麼說來,今日是第三夜咯!”澤田綱吉說。
“親愛的,你好聰明啊!”

雲雀恭彌看著兩人“打情罵俏”打得非常愉快,切了一聲繞過兩人直接走到正門口,對門口的守衛說:“我是來見夫人的!”

“那兩個人呢?”守衛指著骸和綱吉問。

“他們?”雲雀單手托著下巴想了幾秒,說:“嗯,果然應該是車夫和僕人!”

“那請先生出示夫人的邀請函!”

雲雀把一封精致的信遞給守衛,守衛看了一眼就放行了,骸和綱吉見雲雀進去也跟去了,但守衛立即把他們攔住,“車夫和僕人不得入內,請在此稍等!”

“誰是車夫啊!”
“僕人是誰?”

六道骸當場氣得要拿出三叉戟送守衛去輪回,澤田綱吉死死地扯住他才停下來,但守衛一句話讓澤田綱吉立即想沖上前賞他一拳。

“就是說你啊,滿頭雜草的廢柴兔子!!”

“不准說我廢柴!!”澤田綱吉使盡全身力氣吼過去,然后扭过头碎碎念:“你還好意思說我,你們哪裏像中世紀守衛了,全身西裝還戴墨鏡,明明就是手黨還裝什麼中世紀的cosplay!”

六道骸一边冷笑一边三叉戟晾在守衛的脖子上,守衛吓得冷汗不停掉,結結巴巴地說:“這這個是里,里。。。夫人的決定啦!給給我一百的豹子膽都不敢直呼十,十,十代首領候補做廢柴啊!”

哦,原來那群大叔早知道他們的身份!

“哦呀,我又聽到你說了一次哦!”骸將三叉戟伸前了兩毫米,嚇得守衛口吐白沫,直接暈倒在地,馬上有兩個衣人上前,一個將同伴抬走,一個為綱吉和骸打開大門。六道骸丟下邀請信,捉住澤田綱吉的手,大步走進去。

********************************

两人并肩穿过一条长得吓死人的走廊,泽田纲吉觉得他的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快变成一颗小芝麻,他心想,果然全世界的土豪和暴发户都喜欢把各种精美得要死的贵重美术品到处摆放,他中途眼角都不知道抽搐了多少下,他几乎整个人都贴在六道骸身上,原因没别的,就是怕一个不小心碰到周围的艺术品,连踩在地毯上也得小心翼翼。

虽然泽田纲吉的走路方式超可爱,但六道骸自进入大屋之后脸色就沒好看過,泽田纲吉没见过大场面当然不知道,自小身陷暗的他不可能看不出来,那些美术品都是从市购进的赝品,每一件都把他内心深处的丑陋记忆一点一点挖出来,每一滴都痛彻心扉。他不知不觉地加大了捉紧泽田纲吉的手的力度,甚至听不见泽田纲吉的抗议声。。。。。。

大厅内播放着柔和的古典音乐,早就久候一时的主人坐在单人皮椅上,如贵妇人一样优雅的“她”缓缓地抬起手,示意坐在另一张单人皮椅的云雀品尝芳香四溢的新茶。

“里,里,不对,夫人,泽田殿下,啊啊啊,错了,是泽田少爷他们来了!”说话断断续续的家伙正式巴吉尔,他非常不习惯这种称呼。

高雅的夫人显然对于迟到的客人非常不满,手中的扇子随即脱手飞出,插在泽田纲吉身后的柱子上,还削断他几条头发。

“哦呀,亲爱的,你还好吧?”六道骸在“夫人”砸扇子的瞬间就从泽田纲吉身边跳开好几米,这时候才不紧不慢地走到纲吉身边以示“慰问”。

“好你个大头鬼!我以为自己的头要掉了!”泽田纲吉石化当场。

“泽田纲吉你及格了,但你的仆人不及格!”

熟悉的稚嫩声立即解除泽田纲吉身上的石化魔法,同时令他的怒气值飙升了好几格,“夫人个鬼,里包恩你又搞什么奇怪的cosplay啊!而且连巴吉尔也是。。。”他实在骂不出口,那个暴君婴儿既然能够将巴吉尔弄成那副行,要是自己再说错话的话,搞不好就会变成对方那副行。他只好将后半句吞回肚子里,向巴吉尔投去同情的目光。

巴吉尔,女仆装一点也不好穿吧!

“泽田殿下,不,泽田少爷,请不要对夫人出言不敬!”只见巴吉尔完全没有任何不自然之处,令泽田纲吉的吐槽无从吐起,没想到少年连内心都被调教成一个女仆,REBORN到底你邪恶到何等境界啊!希望接下来自己不会被整得更惨。巴吉尔上前恭恭敬敬对泽田纲吉欠身行礼,说了一句“泽田少爷贵安!”听得泽田纲吉掉了一身鸡皮疙瘩,还傻傻的让巴吉尔按到一个单人沙发上。

“这位夫人,我的事情办完了,你可以说明你的目的了吧!”云雀恭弥放下茶杯,锐利的凤眼由此至终没有离开过里包恩那双看不见任何情绪的圆圆大眼。听到云雀如此称呼,泽田纲吉差点将巴吉尔刚递给他的茶杯掉了下地,够了,够了,你们快入正题了,我不想在这个地方再待多半分钟。

“同感啊,亲爱的少爷!”不知何时移驾到泽田纲吉身边的六道骸小声对纲吉说。

“切,真是一群没耐性的小鬼!”里包恩拿起桌面上另一把扇子把玩起来,“其实叫你们过来没什么特别事,只不过想看看蠢纲的蠢脸而已,六道骸你似乎很‘照顾’我家蠢纲,我看他之前更蠢了!”

“喂喂,里包恩你不要太过分了!”
“居然直呼妾身的名讳,你还敢说你没有变蠢,破坏别人兴致的罪过是很大的哦,你这个蠢蛋居然又犯这个错误,简直丢脸死我了!”
“丢脸你就别玩cosplay啊!”
“身心不合一叫什么鬼cosplay啊!你家仆人没有好好调教你么!”里包恩将视线转到六道骸身上。“看来有必要好好调教一下了!”

接触到里包恩刺骨的目光,六道骸刚才跨下的脸重再次扬起来,这个小婴儿每次都给他带来有趣的结果,他倒想看看小婴儿要对他做什么。“六道骸你傻笑什么,你工作没做完小心蠢纲把你炒鱿鱼,但按照约定,既然你要留在蠢纲身边我不会你走!”里包恩对巴吉尔眨了眨眼,巴吉尔马上将一张盖有死炎印的纸递给六道骸。

“这是九代目的聘书,按照约定,第一个到达泽田家大宅的家伙可以在这段时间留在蠢纲身边,条件是必须好好照顾蠢纲,所以你“想跟在泽田纲吉身边”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接下来你的事我可不管哦!”

“哦呀哦呀,就这样想打发我,你不怕我会对你的寶貝学生不利么?”

“你已经回答我了,在你把蠢纲带来这里的时候!”里包恩丢了个“没你的事了!”的眼神给六道骸便跳到蠢纲面前,不过穿着蓬松的贵妇裙行动起来确实不那么方便。泽田纲吉傻傻地看着他家的家庭教师慢慢地走到他面前,有说不出的喜感,但心存这种想法的家伙簡直找死。

里包恩不愧是澤田綱吉的腦電波接收器,哪怕任何一個愚蠢的想法都逃不過他的偵查網,而捕獲的結果便成為里包恩最好的減壓運動。澤田綱吉慘痛無比的尖叫繞場一周之後,頭頂多了一個火辣辣的腫包,是里包恩用他手上的扇子敲的。這下澤田綱吉又知道了一個真相,那把才不是什麽會掉金子的神奇扇子,而是一把攻擊力奇高的鐵扇。

滿意地看見澤田綱吉一臉慘相地縮成一團,里包恩滿意地勾起笑容,兩人大眼瞪小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說,你的迎接方法太熱情了,REBORN!”痛死他也。

“其實我想用磚頭拍你的!”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00:02 | 阿彭少爺和執事 | TB(0) | CM(0)

leaf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leaf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leaf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crown 歡樂公告欄

最近站裡大興土木搞建設,大家用力敲吧!更新應援本子一大堆!
阿彭最高,鳳梨兔黨敬上!♪

crown RP丸是也

MARU仔

Author:MARU仔
別名:MARU., BOSS... 丸
還好沒有人叫偶馬路口
天然呆卷又圜又肥丸子一只
牛一:9月5日,= =偶很博愛
主頁:
http://maru86.web.fc2.com/

應援 『Track of Dream』 『The sea of memories 』

crown 分類
crown 最近の記事
crown 傳送門
crown 站内検索
crown 站主好無聊,真D

free counters 第二屆台灣角川輕小說暨插畫大賞正式展開!

crown プロフィール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